淘集運自取點 > 商業 > 歐加三國殺:OPPO震盪重生、Realme機海作戰、一加補足短板
歐加三國殺:OPPO震盪重生、Realme機海作戰、一加補足短板



文/淘集運自取點 楊博丞

OPPO十年理想之作來了,它或許在向蘋果致敬。除了這一點,這也是OPPO在歐加集團下發布的“第一款”產品。

2011年,被譽為蘋果最後一代的經典之作iPhone 4S發佈,它經典的外觀造型一直被國內手機廠商所學習,即便是在十年後,OPPO依然在學習。

在手機行業,誰都不可否認蘋果是指路標,也是唯一矗立在行業裏的標杆。蘋果的任何風吹草動都足以讓國內廠商的神經立刻緊繃起來。從劉海屏到後攝像頭組合,再到不附贈充電器,這些動作均在一一被國內廠商所抄襲。

今天,OPPO的十年理想之作已經誕生,除了致敬蘋果,它更像突破高端。

一、震盪的OPPO

OPPO的高端化之路並不平坦。

2018年,OPPO就開始佈局高端市場,但其在高端市場的動作卻一直表現平平,除了被華為碾壓,還會經常與小米一爭高低。

“OPPO現在員工流動率也很大,跟互聯網大廠沒什麼區別。”有OPPO員工告訴「淘集運自取點」,OPPO在人員上的流動比以前要大些。

2020年,OPPO經歷了震盪期,在此期間,沈義人離開、產品線大幅調整、線下渠道重整,這使得OPPO迷失了方向,但OPPO的炮口卻始終清晰明瞭——一切為銷量服務。

“終於降價了。”OPPO經銷商張華對「淘集運自取點」説道,OPPO終於學聰明瞭,Find X3沒有重走老路。而在Find X2,由於OPPO過分自信,導致價格定位失敗,整體產品銷量不佳。

張華告訴我們,去年在OPPO官方降價前,Find X2系列的銷量平平無奇,前來諮詢的人很多,但買的卻很少,直到官方宣佈降價後才有些銷量。“OPPO和華為不是一個量級,如果華為定價6999那買的人肯定非常多,事實是OPPO不可能成為華為。”

據CINNC發佈的2021年1月國內手機銷量數據顯示,中國市場智能機銷量約3070萬部,環比增長21%,同比增長35%,復甦表現強於預期。其中,OPPO以22.3%的市場份額成為中國最大的智能機品牌;vivo以19.6%的份額緊隨其後;小米以16.3%的市場份額位居第三;華為的市場份額為15.2%,位列第四。

“因為華為受到制裁事件影響,導致供貨不足,銷量下滑是正常現象,OPPO恐怕只是暫時登頂,但如果以整個歐加集團(包含OPPO、Realme、一加)來看,市佔率會是第一。”一位手機行業分析人士稱。

在Realme迴歸中國市場後,它和Redmi的攻勢似乎從未減弱。原先的攻防陣列也由攻榮耀,防OV變成了,攻榮耀和Realme。

“Realme迴歸主要是開拓低端產品路線,走得其實就是Redmi的路,OPPO走得是小米數字系列的路,一加走得是海外高端市場的路。”上述OPPO員工説道。

2、重振歐加集團

在分家數年後,Realme、OPPO、一加終於走到了一起,擁有了同一個師父——歐加集團。

早在今年2月,淘集運自取點就曾獨家獲悉,一加已經完成了和OPPO研發的合併,這意味着未來一加將和OPPO共用研發線,以減小一加的經營壓力。另外,淘集運自取點還獲悉,一加一些重研發的產品部門也與OPPO進行了合併。

“研發基本去年12月就合併了,很多新入職的員工是與OPPO直接簽署合同。雖然之前一直與一加簽勞動合同,但績效核算基本是OPPO那邊來計算。”一位一加員工向淘集運自取點透露道。

可見,一加產品做為整個歐加集團的產品分支,其使命就是為了完成歐加集團在國際高端手機業務上的佈局,而作另一款主打國際低端手機業務的Realme品牌走得其實又是另一條路。如今,兩大品牌同屬歐加集團,其在國際業務上從低到高端的佈局已經完成,因此,Realme和一加回歸國內也是理所應當。

“這幾年一加也在國內佈局銷售渠道,在每個蘇寧店基本都有銷售渠道,但整體銷量肯定是不如OPPO的。”一位蘇寧易購線下店銷售員説道。

對於整個歐加集團來説,2020年一直在求變,但對於2021年來説,或許會更加求穩,但其需要面臨的問題是手機零部件供應鏈的日益緊張,尤其是手機芯片。

日前,高通公司發佈公告稱,由於供應鏈週期問題,所有高通芯片將會延期交付至少7個月以上,也就是説,現在下單採買高通的芯片至少要等到今年10月份。這對於手機廠商來説無疑是沉重的打擊。

“這次的產能不會有太大問題,之前已經採買好了芯片以供備用,但如果高通芯片推遲半年以上,或許只能用MTK芯片了。”上述OPPO員工説。

在高通發佈延遲通告後,或許有更多手機廠商會將救命稻草放在MTK聯發科的身上。雖然聯發科在芯片之路也在尋求突破,但其芯片至今卻主供於中低端手機之上,大多數廠商的高端機使用的是高通芯片。

“華為的芯片被卡脖子了,現在其他廠商的芯片供應恐怕都要受到這個威脅。但華為是有芯片設計能力的,小米OV都沒有芯片設計能力,甚至關於通信方面的專利都很少,它們大多數的專利是在實用型專利上。”上述手機分析師直言道。

目前,OPPO也在上海招聘芯片方面的專業人才,以加速芯片研究和設計。上述OPPO員工告訴我們,“OPPO一直都在芯片方面招人和挖人,但芯片不是短期可以實現的,我們都知道華為用了十多年才把芯片做成現在這樣,很不容易了。”

另有OPPO離職員工告訴我們,OPPO在管理和產品線上都存在一些問題,對內強調本分,對外強調共融,這導致了產品上的進退兩難以及人才管理上流失的問題。“有一些是技術有了但不應用,結果最後別的廠商用了,國產手機永遠是誰搶佔先機誰就能贏,它和蘋果、三星是不一樣的。”

搶佔先機一直是國產手機戰略中的致命一環,早於友商開賣一天就能夠優先於友商搶佔市場,畢竟在安卓機市場中大多是以配置和開賣速度取勝。

因此,線下渠道也是手機廠商中的兵家必爭之地。但在2020年,OPPO卻關閉了位於上海的首家超級旗艦店,線下渠道洗牌也是OPPO必經之路。

同樣是2020年,小米開始整治線下銷售渠道,將原有的加盟體系全部改為直營體系,將話語權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中。而對於OPPO來説,這也是其需要經歷的陣痛。

今年2月1日,OPPO在大客户答謝會上宣佈縣城清零計劃,稱將在未來“實現每個縣城都有一家OPPO店”。這也表明,OPPO在渠道方面將會進一步覆蓋下沉市場,強化在渠道上的優勢。

據悉,目前OPPO在一些三四線城市的店面大多以加盟為主,甚至是不正規的“黑店”,且OPPO對於這些店主的利潤並不豐厚,在Find X2銷售時期,平均利潤僅有約500元,並且如遇銷量不佳時還需自己貼補贈品費用,而本次的Find X3在利潤方面也基本與Find X2系列無異。

另外,除了線下市場,OPPO在線上的渠道也需要進行補課,畢竟疫情足矣讓OPPO明白線上渠道的重要性以及不可替代性。

3、歐加三國殺來臨

在今年,歐加集團三國殺時代也正式來臨。

手持三張牌的歐加集團該如何利用好這些牌將成為今年的重點。首先我們來看一下這三個品牌的畫像:一加主要聚焦高端,服務商務人士、極客羣體;OPPO主要聚焦中高端,服務新晉職場人士、遊戲玩家、學生羣體;Realme主要聚焦中低端,服務學生、中老年羣體。

可見,在這樣的羣體畫像之下,三者都能相互補足短板,形成長尾效應。同時,歐加集團可以利用一加和realme在國內進行圈粉,以吞掉市場絕大部分份額,以此更好地出圈成為大眾熟知的產品。

在2021年,一加劉作虎的內部信中也可以看出,未來的一加將不再是小而美,也不再是主打高端,而是發力更低價格的機型,以填充自己品牌的產品線。Realme CEO徐起也稱,今年將會補充旗艦機型,爭取每月都有新品。

雖然身處一處,但三張牌有着他們不同的使命和市場定位,當這場三國殺開啓之時,中國手機市場的戰況又將是另一種局面,但擺在它們之間的問題也隨之而來——該如何保持獨立的核心競爭力。

Copyright © 淘集運自取點 2000-2021 All Rights Reserved
版權所有:北京鬥牛士文化傳媒有限公司
京ICP備15062447號-2     京ICP證151088號
京網文【淘集運自取點】2361-237號